文艺 > 正文

哥哥的《佛经念诵集》

2017-12-05 21:28:22 |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 编辑:王天
0

        哥哥赵永和,老初中生,家贫未娶。农业社时抓粪、割田都是好手。写标语,写对联,排戏,样板戏排练他是总导演,全公社有名。

        分田之后,他在本村外村放牛牧羊。后来岁数大,走不动了,朋友介绍他到朔州市睿智寺打杂佣工,不觉已是四年。

        进庙后,他听从师傅教导,戒烟茹素。每天早五点晚六点跟随师傅诵经,身披海清服。每月初一、十五,师傅率众居士诵经、做法事,哥哥摆放坐垫,安顿众人,带头诵经。平日里迎来送往,擦洗佛堂、厨房,扫院护门,隔段时间为佛灯加注胡油。

        前不久,哥哥来我家,说他不想在睿智寺呆了,想让我给再找个地方。我答应他,并说容些时日,要找个合适地方,还要长久,要慎重,不要急。

        临走时,哥哥从兜里拿出两本《佛经念诵集》,外面包着黄稠,放到我手里。哥哥说:“给我保存好,我怕走时候拿不出来!”

        他的做法使我很吃惊!

        他是个不读书的人,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他看过一张报纸,一本书,只见过他写对联、写标语、抄剧本。

        我们村没有庙,村西北有一处倒塌的土墙,叫五道庙,人死后到那里烧个纸驴,为亡人送行。

        四年时间,哥哥由一个牛羊馆,光棍,不读书的人,变成一个信仰佛法的人。

        一个孤苦伶仃,行将就木的人皈依佛菩萨,有意义吗?

        有多少富商大贾,政界权要,高门大户,赢实人家捐赠寺院,有多少善男信女,富贵伉俪,工薪夫妻结伴而行,游山玩水,拜佛问禅,一个光棍,礼敬佛法,有资格吗?

        在滚滚红尘,物欲横流的世界,哥哥这般如草木虫蚁,没有任何结果的人,信仰佛法,对这个世界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吗?

        但是,手捧哥哥的《佛教念诵集》,我还是感到满心喜悦。喜悦在,我们出生在无知无识的乡村,我通过念书识字,睁开了懵懂的眼睛,闻到了善知识,增加了慈悲心。一生虽然蹉跎,坎坷,但内心很安乐,很平静。我打小不食肉,过去觉得这仅仅是天性使然,读了佛经,我懂得这叫无畏布施,使其他生命不紧张,不颤栗,不疼痛,不死亡,是最好的施与,最高的尊重,最大的慈悲。

        如蝼蚁一般的我,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夫复何求?

        无儿无女的哥哥,能在生命的最后时间听闻佛法,深信佛道,何陋之有?

        我和哥哥都出生在没有庙宇佛堂的村庄,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才知道,我们村是有佛的,我们村的乡亲们个个都是活菩萨。

        我大约五六岁跟随母亲从蔡家屯来到道阳村,和继父生活在一起。是继父供给我读书识字,在最困难的年代供给我考上学校,有碗饭吃。

        从我到道阳村的第一天起,我们村人就没有歧视过我,把我们一家当成和他们相濡以沫的人。我在这个村生活了26年,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没有一个人说过我是带来的,是无父的野种。不管我多会回去,坐在街头的人们都要走到我跟前,嘘寒问暖,问我的家,问我的孩子。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拉我回家喝水吃饭。

        过去,我只感觉继父待我好,人到中年,走过世态炎凉,人间风雨,才知道我们村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我的菩萨。

        我们村是没有庙,但我们村有菩萨。

        哥哥是没有家,但他的心已经为菩萨收留。

        卑微者如我,打小无依无靠,但回头一望,常常感激,常常心中一热,泪水就由不住簌簌掉落!(孙莱芙)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