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正文

我在年少时遇见他们

2017-12-07 09:47:44 | 来源:解放日报 | 编辑:王天
0

程黧眉

  上世纪有一部著名电影叫《英雄儿女》,主人公王成在人们的记忆中是一个抹不去的名字,他高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响彻我们少年时代的作文、誓言、理想和梦幻中。
  今年9月,在网上看到扮演者刘世龙先生离世的消息。当下年轻人的记忆里,或许并没有他翅膀飞过的痕迹。但是,当年在中国任何一个有银幕的角落,他的形象在连年累月的放映中打动了无数人。只要触及这条消息,人们就会不由自主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脑海里闪过童年时代刻骨铭心的那个英雄形象。
  在我的生活里,“王成”扮演者刘世龙却真真切切来到过。他让我坐在他的身旁,那时我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因为面包车在拐弯时的颠簸晃动差点滑下座椅。他揽住了我的肩膀。他在讲一个好玩的故事——那是他当演员开始接戏时,因不会看剧本而闹出的大笑话。他看到剧本里一句台词后有一个括号,括号里写着“气愤愤地放下”,他把这个动作提示作为台词大声念了出来:“气愤愤地放下!”他夸张地重复自己当时的表情、声音和动作,把车上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这么多年过去,偶然想起,他的神态,那种浑然不觉的表情,居然都没有忘。
  那个时候他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演员,《英雄儿女》在我们那个大工厂的电影院里循环播放,与我家隔一栋楼就是电影院,大喇叭里天天在唱:“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我想那个年代可能没有人不会唱这首歌,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王成”会来到我们这遥远的北方,而且与我家发生关系。
  我父亲所在的工厂是亚洲最大的重型机器厂,当年是“保密厂”。火红的年代鼓舞了我年轻的父亲,他满怀激情创作出长篇小说《钢铁巨人》,讲述我国第一台大型轧钢机在艰苦条件下胜利建成的故事。对这部当时工业题材的重要作品,长春电影制片厂决定改编成电影,配备导演严恭、编辑部主任纪叶、作曲家雷振邦等创作阵容,当然也选用了当时最有名的演员,如李亚林为男一号,而电影《李向阳》中李向阳的扮演者郭振清、《英雄儿女》 中王成的扮演者刘世龙等虽然大名鼎鼎,却都担纲配角。还有当时的名演员张圆、赵文瑜以及反派演员陈汝斌等参演。
  父亲的剧本改好以后,长影摄制组很快就浩浩荡荡进驻工厂,选取内外景拍摄。他们一住进厂招待所,整个工厂和家属区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我家像自由市场一样,人来人往。
  当时来我家有三种人。一种是父母的朋友,他们是厂里的文学爱好者,大都是来和父母谈文学的。第二种是熟人和熟人的熟人,他们是希望从爸爸这里走个“后门”,能在电影中露个脸,也就是当群众演员。第三种,就是编导和演员们。我家住在招待所门外大街的尽头,每天晚饭后,主创人员沿工厂外的大街散步,陆陆续续来到我家聊聊天,或者和爸爸讨论剧本。
  刘世龙先生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个子不高,精神饱满,有浓浓的口音,让人容易记住。那个时代的电影演员,个人特点突出,辨识度高。那时还没有“明星”的说法,他们穿着军大衣,和大家打招呼,没有一点骄傲的样子。他们在结冰的江面上拍电影,与老百姓谈笑风生。在拍摄车间里的轧钢机时,我只记得周围黑压压的,全是穿着制服的工人,有人站在脚手架上,导演拿着大喇叭喊话。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是新奇的场面,以至于前不久在微信上,有一个当年在场的小姑娘说起那一场戏,仍清晰记得她穿着花裙子站在人群中,紧盯着大型轧钢机的情景。
  因为拍《钢铁巨人》,刘世龙和爸爸成了朋友。后来他带妻子来爸爸的厂,他妻子是一位舞蹈家,带来独舞《春江花月夜》。在一个美妙的夜晚,在工厂电影院的舞台上,她的舞蹈让一个小姑娘激动得颤栗。那种清冽之美,那舞台幽暗的灯光打出的月色,深深叩中了我年少的心怀。在那个年代,在男人女人都穿绿军装的年代,这个白衣女子长袖善舞的轻柔和深情,犹如一股清流,浇开了我心里的一条审美之路。后来我上网查到了她:莽双英,吉林省吉林人,毕业于北京舞蹈学校,曾表演独舞《春江花月夜》。
  史料记载和我的记忆高度重合,让我兴奋。那些影响我们人生的瞬间,是芬芳四溢在记忆山谷的花朵,只待被采撷的那一刻。
  那天她不仅仅自己表演,还带来一个团队,其中有著名的“四小天鹅”。在遥远的北中国,在一个叫红岸的地方,在那样的年代,一个小女孩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享誉世界的芭蕾片段。四个姑娘用骄傲的脖颈托举着任性的头颅,四个人整齐划一如同一人,优美脚尖画出的弧度把我带到了遥远的天鹅湖畔,仿佛我也插上了翅膀,飞跃湖面,飞向高远的天空。
  当刘世龙夫人带着其中一个“小天鹅”来到我们家做客时,我的眼睛眨都不眨,心怦怦直跳。我妈当年也年轻美丽,所以,我羡慕地看着三个漂亮女人,听她们说各种话题,说着说着,我妈就带她们到厂前的广场去参观,我紧紧跟着。广场非常大,那时我妈迷恋摄影,给她们拍了许多照片。我清楚记得她们站在华灯下面的样子,以至于前几天我让妈妈找照片时,我都能清晰地说出她们站在哪个位置,摆出什么姿势,甚至能说出她们身上穿的是灰白色西装。
  她们以艺术方式进入我的童年,我想我记住的不是她们,而是她们带给我的窗口,在那个窗口眺望远山,冰雪皑皑,湖水深蓝,月光清澈,天鹅飞翔。
  后来我写了一篇作文,题目就是《春江花月夜》。我平生第一次以散文的笔触描写月光,描写意境,描写美,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篇纯粹不是学生作文模式的文字。为探寻《春江花月夜》,我在爸爸的书架上找到张若虚的诗,一遍又一遍地朗读。“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这几句,让年少的我怅惘,很久都想不明白,但似乎又心领神会。我偷偷跑到江边看月亮,想象自己就是那个初见月的“何人”,我“乘月而归”,身后树影婆娑,落月满江……
  那是岁月无法磨灭的少年碑石。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