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正文

儿女山上的爱情

2017-12-07 10:03:52 | 来源:朔州日报 | 编辑:王天
0

       
         爱情,是纯洁、端正、高贵、素静的。它和一座山的缘分绵长而久远,隐秘着美好的情愫。每次从儿女山归来,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氤氲在胸口,有一种感慨,有一种怅惘,有一种怀想,还有一种苦涩里咀嚼的幸福。都想着要写一点什么,可每次都想着要搁一搁,放一放,等一等。好像心中有一方不能碰触的领域,需要我端了心思、肃了神情、静心焚香,才能将一些文字生出。

        儿女山的沧桑、美丽、神奇,必该有同样美丽的爱情故事才能配得上它的。或者说,因为有美丽的爱情故事,儿女山更多了一份人间烟火的美好。峰回路转,天地阔远,云岚雾霓的逶迤间,便看见了山上一座用石头堆起来的小山。

      儿女山在朔州利民堡,利民堡自古为边陲重地,历史上时有胡人入侵。西晋末年,鸦儿沟村有个小伙子叫金山,鱼渠岭村有个姑娘叫香女,两人恋爱,父母也给定了亲。就在成亲前的腊月初八,两人去山上砍柴,遭遇暴风雪。在返回的路上,不料想,遇上一伙强盗。强盗让金山和香女带路,要去利民堡抢劫。风雪弥漫中,这对恋人四目相对,深深会意,手拉着手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强盗跟在后面,察觉出不对劲儿,但两人勇敢地和强盗进行斡旋,绝不能让这些强盗祸害乡邻。直到天黑,二人走不动了,坐下来歇息,严寒、饥饿、劳累,让这对相恋的年轻人再也没有站起来。几天后,村人找到了金山和香女的尸体,乡亲们怀着悲痛的心情把他们葬在了山洼,并在坟头堆放了许多石头。

        日升月落,风霜雨雪,乡人年年都去坟头拜祭,恭恭敬敬堆放石头,怀念这对为了相亲们的安宁而献出生命的年轻恋人。渐渐地,有年轻夫妇添石头时,触景生情地感慨:如能生下像金山和香女一样勇敢善良有出息的孩子该有多好。神奇的是,一直没有生育的夫妇回家没多少日子,妻子就怀孕了,第二天就生下一对龙凤胎。村里人都说,是金山和香女的壮举感动了神灵,被封为山神,赐人儿女,这座山应该叫儿女山。从此,便有了儿女山,这个紧连着百姓庸常生活婚姻家庭传宗接代过日子的名字。

      直到现在,远远近近想求子女的人们,怀着一颗恭敬虔诚的心从山下携了石块堆放在石堆上祈得儿女,堆放的越高,儿女们将来就越有出息。

      一座山,寄托着美好爱情、美满婚姻的世俗愿望,这座山,会有着怎样的魔力吸引着喜欢它热爱它的脚步。像织锦一样五彩迷幻的层层梯田,像珍珠一样卧在群山之间的村庄,驮着莜麦豌豆秸秆的驴车,夕阳下归来的羊群,打场晒粮食的乡人,一幅山中日月深、灯下草虫鸣的风情油画。口里、口外村的青石窑洞、青石院落、青石门扉,在乡间的黄土地上炫出一派黛色的清爽厚实与旧时光湮灭的美

想起舒婷的一首诗: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眺望远天的杳鹤

而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这首诗表达的是神女峰的爱情神话,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崖头站成一尊塑像,等待远方的爱人。女人的爱情总是如山一样坚贞、静默、安定,但又是那样的虚无、飘渺、凄凉。相较之下,儿女山的爱情多了一份生活的厚实和坚韧,有生儿育女的底子托着,有传宗接代的香火接着,这份爱情便少了些凄凉,多了些温暖。岁月漫长,空熬的爱情让人生活的无望。是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

        可是,转眼之间,一座贞节牌楼就矗立眼前。儿女山脚下,东庄村路口,刚刚整饬一新的旌表节孝牌楼,在阳光下散发着油漆刷过的新鲜味道。据《朔县志》记载,民国十一年(1922)为王毓灵之武氏守节而建。坐北向南,四柱三楼式木构建筑,青石台基,柱脚处置有方体抱柱石,上面雕刻有卧狮及花木图案。和村人攀谈,得知,旧社会,一名武姓女子14岁嫁给东庄村王毓灵,16岁时王因病去世。女子一直侍奉公婆,未改嫁,也没有子女。直到80多岁去世。于是,立贞节牌坊以旌表节效。

        旧时女子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一个姓氏。武氏女子从豆蔻青春至人生暮年,在孤寂清冷寥落的长夜里交代了自己的一生。连神女峰等待的奢望都没有,别说在悬崖上展览,更别说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那是一片空白,一个女人一生的空白。儿女山颠堆放石头的日渐丰隆,消瘦着山脚下村庄里一个如花女子的容颜,她也热盼丈夫的温存抚慰吧,她也向往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吧,可是,她没有,苦熬的日月交给了黑暗。

        武氏女子的爱情倒不如金山和香女的爱情来得轰轰烈烈,凄冷的空白让人无望,而壮烈的逝去是一种绝美。

        每一次上去利民堡,停车坐爱儿女山颠,望着眼前的石头山,常常会心潮起伏,系着石头的红布在微风里飘成一抹迫切的念想。人活着,是在活子女,活后代,活希望,活那满屋子的温暖和欢闹。

        儿女山,生生不息,在我们的人间烟火里。(边云芳)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