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正文

这个羊倌不寻常

2018-05-06 07:03:40 | 来源: | 编辑:
0

达哥孤旅系列之三

           这个羊倌不寻常

          达哥最近又认识了一条好汉,是个放羊滴,名字叫个二后生。
         二后生今年七十七岁,身材短小精干,一身腱子肉走路带风。整个脸似乎发育极不正常,鼻子又长又大,两只耳朵到如今就像刚生出来的时候那么小,脸上的零件给人的感觉就是都装错了地方。站在你面前黑不溜秋的是块碳,唯一扛硬的是那一对眼睛,滴溜溜地转,瞅准了啥绝对没跑。
        二后生喊羊,气沉丹田的那一嗓子撂出去,十里相闻,能让头羊吓的大小便失禁。那架势,好比是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又好比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他表演完那一嗓子后,得意的指着这一群羊问达哥:你信不?我想打哪个打哪个,想骂哪个骂哪个,想杀哪个杀哪个,想吃哪个吃哪个,由我哩!你信不?达哥定睛一看,春日的暖阳洒在午后的山坡,二后生昂首挺胸,不怒自威,宛若朱元璋端坐金銮,左挎水壶壶,右拽干粮袋,手持羊鞭忽啋啋一甩,俨然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之风采。达哥连连点头,我信我信。
      在人们的思维中,但凡羊倌,十有八九是个光棍,二后生是有过婆娘的,只不过让别人拐跑了,中间回来过一次,后来又跑了再没有回来。而他也在女人堆里钻了一辈子,滋润了一辈子。
       因为是个放羊的,所以一辈子除了和羊打交道,就是和羊贩子打交道了。受害也是受害在羊贩子手里了,因为婆娘就是让安徽的一个羊贩子拐跑的。
       二后生虽然人长的像泡牛屎,据说他的婆娘在神磨三村方圆是出名的美女,是她大大耍钱押宝输给二后生的。
       那年,这婆娘跑了一段时间突然回来了,是在天擦黑的时候,进门站在锅头跟前不说话。二后生正在烧火做饭了,觉得身旁有个人,抬头看见是跑了大半年的婆娘,当时他激动的眉毛和嘴巴差点打起来,也不计较婆娘是跟上谁跑了,一把抱起来扔在炕头上,剥粽子似的三下五除二脱巴了个精光,嘴里嘟嘟囔囔的说:我实不估划你回来,我实不估划你回来……水瓮后两只耗子正打架了,吱吱呀呀叫个不停……灶里的火苗乱串着……
        完事儿,赶紧跑出借了碗白面,给老婆吃揪面片呀,刚干完力气活,还是那么有精神,一坨白乎乎的面圪蛋在手里左捏又揉耍的游刃有余。那年代村里没电,点着一盏煤油灯,锅里气汤八雾啥也看不见,一边手忙脚乱揪面片,一边眉飞色舞叨念着“我实不估划你回来”。揪完了,拿起露勺下锅一捞,锅里一片面也没有,掌上灯仔细一看,全在在锅台隔壁的碳仓子里了。
       虽然那次婆娘回来没待几天又跑了,但是“实不估划你回来”这句话给二后生顶了一辈子。
       二后生平时沉默寡言,除了骂起羊来威风八面,再就是说起女人来劲头十足。
        一次二后生和达哥交流经验时说,串门打伙计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过程。白天看见相好的男人不在家,想去亲热一下,又怕别人撞见,就像猫爪哩。串门的谁敢走正门,一般是跳墙了,四下一侦查,乘人不注意,手搬院墙,脚底发力,蹭蹭蹭窜上墙头,一个鹞子翻身轻轻落下,贴住墙根,踮起脚尖,这时你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半蹲半爬,紧挪慢移,辫清前后左右,顺势一个就地十八滚,一抬头就到了窗根底。心跳哩咚咚哩,靠住滴水长出一口气,慢慢爬起来,贴耳一听,没有异样。放大胆,屏住气,探手拔开兔葫芦(村里窗栓),一条腿跪上窗洞,一条腿架窗跨进屋里,那一刻,手就像电打了,脚板就像踩云彩上了,浑身发颤肉芽儿抖,哎呀!妈呀!好比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到底叫好营生哩!达哥本是此中高手,但对二后生这一套干净利落一气呵成的本领羡慕不已,多年未遇知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达哥笑骂了一声,你真是色胆包天。二后生回敬了达哥一句:狼见了血兰,啥也顾不上兰。对此,达哥深有体会。
       二后生说,听见女人们骂他一声“死鬼”,骨头都酥了,从头到脚化了。和他相好的那些女人都夸他是个亲各蛋,骂自己男人是个王八蛋。结果都是拿上亲各蛋的钱给了王八蛋了。
      达哥问他,放了一辈子羊应该攒下几个养老钱了吧。他说没攒下一个,都给了女人们了,有的“一读一”顶了羊工钱,大多是帮了锅拉了边套了,看见那相好女人们就亲哩想给哩,要命也舍里。理由是男人生来就是为女人活的,不给这个也得给那个,能遮苫了女人才算是个男人。这话说的,达哥佩服死了!
         二后生悄悄告诉达哥,好几个女人都说家里的娃是他的种。达哥问,既不跟你姓,也不叫你大,靠小姨子养娃娃还叫个姨夫了,你这算啥?二后生说,我这辈子,跑了那个女人也没给留下个一男半女,这就很满足了,争那些名头做啥哩。
         达哥想,这个羊倌不寻常。生命的永恒本就不在于生命的不灭,而在于生命的生生不息、绵延不绝,二后生来去匆匆,二后生的生命将永存。           
                                                                                                中国食品报记者:马举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