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正文

张晴:走近秋零

2018-08-31 20:07:59 |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 编辑:王天
0

 

走近秋零

张晴

        数年前,江泽民同志访问希腊,赠送给其国家元首的是中译《亚里士多德全集》。文化成为外交的信标,一时震动中西文化界;数年后,又一部西方哲人的巨著《康德著作全集》汉译(九卷本,已出版六卷)即将竣工,在中德学术界引起轰动。仅从对思想家思想的解构与建构的角度而言,参译前一部全集和几乎独译后一部全集的李秋零教授足以奠定他在思想交流史上无可撼动的地位。很难想像这位不满50岁的青年思想家的创造力、坚韧和勤奋。
        李秋零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清华大学多所高等研究机构的特聘研究员。在赫然的成就背后想象不到李秋零博士的人生经历是充满戏剧性的,从两次辍学,到成为当时中国人民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之一;从八年的农村劳动,到挤身当代哲学研究先列;从无片纸可读,到精通拉丁文、德文,著译等身,在他身上,凝聚着社会发展进步的历史烙印,更激荡着个人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与其说生活的磨难是对勇者的考验,或者说勇者生来就是要面对生活的考验,都不如说正是战胜了生活的磨难,才造就了一个勇者。1957年,李秋零出生于河南省唐河县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按照当时的标准,他的家庭成分被确定为地主,作中学教师的父亲又在他出生的当年被划为“右派”,开除公职。从此,少年李秋零就背负着这样一个出身成分血统,开始了自己充满艰辛的历炼。小学五年级时,“文化大革命”爆发,因外婆受不了惊吓去世、襁褓之中的妹妹无人照管而辍学。三年后,碾转进入生产大队勉强办起的初中,斯时斯地的教育水平可想而知。但即便如此,他却仅仅学习了一年半就因为家庭出身而再次辍学。学校距离一颗求学的心灵那么遥不可及,即使放声大哭,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失学的少年也不可能踏进学校的殿堂。
        然而,求知的心灵并没有寂灭。少年李秋零在教师家庭的熏陶下,对知识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但是,家中昔年的藏书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人付之一炬,偏僻落后的农村无处可以借书,他惟一能读到的只是《毛泽东选集》和鲁迅的一些小册子,以及作小学教师的母亲从学校领回的政治学习材料。这些书成为他在劳动之余安抚饥渴的灵魂的精神食量。一次从废品收购站里千恩万谢地要来的一本破旧的《聊斋志异》,竟也成为他接触文言文的最初途径。他对知识的渴求甚至可以用“贪婪”来形容。父亲当时对他的评价是:哪怕在路上发现一张废纸上有字,他也要捡起来看一看写的是什么。生活经历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个人也似乎在按照内在规律发展着自己。因为我们看到,正是政治性的文字,才最容易激发人对现实社会的思考,最终引领人上升到哲学层面;也正是文言文,才最容易激发人的初始语感,引领人在语言上有所造诣。而今日熟练地运用中外文字的哲学家,应该是从少年开始迈出自己的第一步的。
        如果说少年时代无书可读,还仅仅是一种难耐的精神饥渴的话,那么当时的现实生活造成的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就更是难以忍受的了。八年的艰辛生活历程中,李秋零种过地,烧过砖窑,当过泥瓦匠,寒冬农闲时节就参加农田水利基本建设。限于当时的条件,修水利根本没有机械作业,大量的土方工程全靠人力完成。更有甚者,曾经为了打桩,需要十几个人并排站在齐颈深的冰水中挡住上游的流水,大约站上一个来小时才被替换上岸去烤火。八年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不仅没有摧毁他的身体,反而锤炼了他强健的体魄和钢铁般的意志。身体上的考验之外,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历练。由于家庭成分问题,从小就要遭受很多不公平的待遇。不仅与招工、参军等等无缘,就连一种平等的社员生活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无缘无故的白眼、奚落、指责,还有谩骂,恫吓、敲诈,甚至殴打,都是家常便饭。当这一切一起涌来,就会是一种莫大的摧毁力量,这种力量完全能够把一个生命碾碎,至少是永世不得翻身。然而,精神上的折磨也许恰恰成为思考的起因。在李秋零的记忆中,十二岁时仅仅因为在吃忆苦饭时作为地主家庭被迫献出的酒菜不能令人满意,他就被当时的贫宣队员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然而也正是这一记耳光,一下子激起了他朦胧的反思,促成了他的成熟和对社会、人生的最初领悟。当时对社会、人性、公平等等问题的追问,今天看来都是引领他走上哲学道路的朴素思考。“我不认为,也不应该把过去的生活经历仅仅看作是折磨。几千年来,任何人都要生活在地上,而不是天上。社会只提供条件,路还得自己走”,追忆往昔,李秋零教授眼里噙着泪花,尽管他力争淡定。
        1977年恢复高考,对于地主家庭出身的李秋零来说,这是摆脱困境、实现人生理想的唯一的福音和希望。虽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学教育,但对于高考,李秋零充满自信。令人惊叹的是,李秋零仅仅只用三个月的劳动业余时间,就补上了所缺的初高中数学知识,并在当年高考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用李教授的几位博士生的话说,李秋零老师确实有数学天赋。数学和哲学,看似无关的两个学科,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数学中严谨的逻辑理性分析能力,正是哲学家的必要素质。成就了笛卡儿、莱布尼茨、罗素等人的哲学与数学的结合,也许将成就一个中国当代的哲学家。经过几个月的准备,李秋零顺利通过了高考,却因家庭出身问题无人为他政审而未能入学。直到第二年再次考取高分,终于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
        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是李秋零教授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少时空有畅饮志,而今始逢不尽泉”,进入大学之后他写下的这两句诗可谓道尽了他当时的心情。学术殿堂广阔的天地与深邃的涵养激发了他献身我国哲学事业的远大理想。从此,他把珍惜宝贵机会的内驱力转化为废寝忘食的行动,以图书馆和教室为家,利用所有的节假日,刻苦攻读。大学期间,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
        大学本科毕业后,1983年,他考取了国家公派留学生,被派往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哲学院进修,主攻德国古典哲学和中世纪哲学。在此之前,他已接受高密度的德语训练,并阅读大量的德语原著,打下扎实的德语功底。在德国学习期间,他的德语和哲学水平都有突飞猛进的提高。此外,由于研究中世纪哲学的需要,他还接受苗力田先生的建议,学习了拉丁语。两年之后,他回到母校任教,报效祖国。
        1987年至1991年,李老师师从我国著名的哲学家苗力田先生,攻读博士学位。苗先生深厚的哲学功底、广博的外语知识以及高尚的人格,使李老师受益匪浅。1997年李老师被评为教授,成为当时人大最年轻的教授之一。
        李秋零教授一直对中世纪哲学、德国古典哲学非常关注,特别对康德和黑格尔的哲学饶有兴趣,除了大量专著和论文以外,李秋零教授主要进行的是翻译工作。他谦虚地说,自己的思想赶不上思想大师,与其自己写些转眼即忘之作,不如译大师之作传世。李老师的译著颇丰,共计翻译西方名著三十余部,已达上千万字。他曾两次获得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设立的基督教历代经典优秀译本奖(艾香德奖),其中,第三届的获奖书目是他合译的卡尔•洛维特的《世界历史与救赎历史》,第四届的获奖译本是他所译康德的《单纯理性限度内的宗教》。
        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发育进化的过程中,对现世物质利益的追逐引发了普遍的浮躁心态,即使是学术界也不例外。然而李秋零教授能够踏踏实实做学问,对学术一往无前执著追求,不仅因为他对学术的热爱,更因为他的坦然、淡然、超然的人生境界。
        李老师坦然、淡然、超然的人生态度与家庭教育和名师引导是分不开的。父亲以自己的傲岸坚定,教会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他自己的座右铭则是“自强不息,知足常乐”。一方面,他力争把自己的生命潜能发挥至极大,毫不松懈地向着既定目标前进;另一方面,他对生活又充满了乐观的满意。这种坦然和超然也是建立在自我肯定的基础上的。他曾经有多次从政或者经商的良机,虽然他自信有这方面的能力,但出于对学术的挚爱,他斟酌再三还是放弃了。李老师属于学
        不求金满屋,不为财满床,对将来的期望,李秋零教授只有著作等身,学术传世,桃李满天下。儒家“立功、立言、立德”思想,道家追求本真自然的思想,以及宗教的人文关怀精神,共同凝聚成李秋零教授的精神世界,支撑着这位学术巨子舞于宽广的哲学舞台。
            (张晴,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新闻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